新華網北京3月8日電 (記者姬少亭 王文 許曉青)8日,霧霾再鎖京城,環保部8日在兩會新聞中心舉行的記者會上,一小時的記者會11個問題7個關於霧霾,記者們就霧霾的治理和相關工作連環追問環保部副部長吳曉青。
  “那麼霧霾的成因究竟是什麼?我們是不是要等到中科院投資5個億的煙霧箱建成了、運行了我們才能知道?接下來環保部又將採取怎樣更有力的措施,讓老百姓儘早地感受到治霾的成果?”新華社記者開篇提問就圍繞霧霾。
  “問吳部長,剛纔第一位媒體同仁提到了關於霧霾的問題,這幾天其實每場發佈會都會問到關於霧霾的問題……談到環境老百姓就感覺有一點不放心,最大的感受就是這個,我想問一下吳部長,您的感受是怎樣的?”中央電視臺記者問。
  中國教育電視臺記者詢問是否應該在霧霾天給中小學生放假。
  臺灣旺報記者說,臺灣方面也很關心大陸的霧霾,她詢問是否會將兩岸空氣品質的監測合作納入下次會談。
  芬蘭環球時代記者則關心,一方面空氣質量會惡化中國人的健康,另一方面治污行動是否會使中國付出經濟上的成本。
  北京青年報和路透社記者都關心的是京津冀地區的霧霾問題,北青報詢問人工消霾是否會影響健康,而路透社記者繼續追問京津冀地區減少的煤炭產量是否會轉移到其他地區。
  面對記者們的“接力提問”,吳曉青的回答持續圍繞治霾展開。
  吳曉青說,針對重污染天氣,環保部聯合有關省市緊急啟動了一些應急機制,要求各省市根據重污染天氣的態勢,迅速啟動應急預案:一是提前開展了監測預警,二是開展了專項督查行動;三是及時啟動了應急預案。
  他認為,轉變產業發展模式,改善能源消費結構,抑制過快增長的機動車污染,加強城市建設管理,才能徹底改善大氣污染。
  “要實現這樣的目標,既是一個長期艱苦的過程,也是一個時不我待的過程。所以,我們一定要加倍努力,既要打攻堅戰,還要打持久戰。”吳曉青說。
  在副部長忙於回答霧霾問題時,北青報記者還問到:“剛剛同行們也在下麵議論,說是其他的部委都是正部長出席記者會,但是我們發現今天周部長沒有來,環保問題這麼受關註,周部長沒有來的原因是什麼?”
  吳曉青回答,周生賢部長兩會期間已經分別多次接受了新聞記者的採訪,“今天我就是受他的委托來和記者朋友們進行交流和溝通”。
  發佈會結束後,記者們紛紛追到主席台,追問的聲音此起彼伏,一直將吳曉青追到通道盡頭。
  對於今天的發佈會,全國人大代表、環境問題專家陳振樓接受新華社記者採訪時說:“問題誰來回答無所謂,主要是要能夠讓大家知曉情況,但是回答要讓大家滿意挺難的。”
  陳振樓說,治理霧霾不是環保部一家的事情,它涉及很多部門。“說實話,環保部的權力比較有限,有的時候可以說是有心無力。”他建議,建立“大環保部”以增加治霾力度。
  “你我這樣的老百姓要有打持久戰的心理準備。”陳振樓說。
(編輯:SN095)
創作者介紹

Victoria Secret

rf62rfbjs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